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包公赔情

包公赔情 - 包公赔情

包公赔情

  宋朝宰相包拯号称黑脸包公,出生时因为长的丑陋遭父母遗弃,好心的嫂子  
将他抱回养大成人,他不忘嫂子的养育之恩,把嫂子尊称为嫂娘。  
  包拯的哥哥早年去世,其嫂娘只有一个当知县的儿子叫包勉,因为贪赃枉法  
被包拯处死,为了请求嫂娘谅解,包拯很快赶往嫂娘家里赔礼道歉。  
  嫂娘得知包拯铡了独生子包勉,心情十分悲痛,责骂包拯忘恩负义,让她只  
剩下孤身一人,便想碰死了却残生。  
  包拯赶忙把嫂娘紧紧的抱在怀里,安慰嫂娘说:「包勉是你的亲骨肉,小弟  
也是你的贴心人,我从小吃你的奶长大,和你的亲生儿子有什幺区别?」  
  嫂娘哭泣着说:「虽然包勉犯罪当斩,可我只剩下孤身一人,还有什幺活着  
的盼头?我就是不想包勉,也会想你那死鬼哥哥。你就让我去见他们吧!我们一  
家也好团圆。」  
  包拯实在想不出安慰嫂娘的办法,便随口说道:「嫂娘不可过于伤心,你对  
我有再生之恩,我就是为你去死也难以报偿。从今以后,我把哥哥和包勉的责任  
全部担当起来,让你快快乐乐的过好晚年,等到嫂娘百年以后我就是你披麻带孝  
的人。」  
  嫂娘听了包拯的话以后哭的更伤心了,她哭着说:「我知道你对嫂娘好,可  
是你能时常陪伴嫂子吗?嫂子还不到五十岁就成了孤寡一人,就是活着也会寂寞  
难耐,还不如死了好,也省得拖累你这清高正派的包大人。」  
  嫂娘虽然嘴上这幺说,但是已经不再像刚才那幺从包拯的怀里往外挣扎了,  
而是像个孩子似的依偎在了包拯的怀里。  
  包拯看到嫂娘不再挣扎,便像哄小孩似的一边轻轻抚摸嫂娘的头髮一边说:  
「我的命都是嫂娘给的,古人有训,『长嫂比母』,我怎能让嫂娘一个人孤独寂  
寞呢!只要嫂娘不再伤心,小弟我为你做什幺都可以。这次我从陈州放粮回来以  
后,只要有空就来陪伴嫂娘。」  
  包拯说的这些掏心肺腑的话,深深感动了嫂娘,她停止了哭泣,紧抓着包拯  
的手说:「三弟,嫂子知道你对我的一片真心。可是你身居高官,能常来陪嫂子  
吗?我现在最怕的就是寂寞孤独。」  
  包拯说:「嫂娘,原来包勉活着的时侯,他也居官在外家里不也只剩你一个  
人吗!那时他也不过隔三岔五的回来一次。」  
  嫂娘似乎有些害羞的红着脸说:「他每次回来都像小时侯一样,扑在我怀里  
撒娇,都三十多岁了还摸我的乳,而且还和我一起睡觉。我那时确实没有孤独寂  
寞的感觉。就是因为他给我的欢乐太多,后来就很少管教他,包括他干了那幺多  
伤天害理的事情,我都没过问过。现在想来,他犯罪也和我管教不严有关係。可  
是他给了我那幺多欢乐,我能不伤心吗?」  
  包拯这时才恍然大悟,原来嫂娘需要的不是物质上的富足,而是精神上的快  
乐,难道嫂娘和包勉已经乱伦了吗?嫂娘在包拯的眼里可是完全正派的女人。不  
过,嫂娘三十多岁就守寡,现在还不到五十岁,也确实太难为她了。包拯想到这  
里,为了报答嫂娘的养育之恩,他也不再想那些伦常的规矩了,他想只要嫂娘快  
乐,就是叔嫂乱伦也无所谓。  
  包拯想到这里,便试探的用手隔着衣服轻轻的抚摸嫂娘的乳房。果然嫂娘没  
有任何拒绝的反应。于是,包拯便大胆的说:「嫂娘,以后我会像包勉一样让你  
快乐,包括我哥哥应该为你做的事,我都担当起来。」  
  嫂娘听了包拯的这句话,加上乳房被包拯抚摸着,脸色更加红晕了,她有些  
害羞的说:「三弟,你不会笑话嫂子吧!说实在话,嫂子也是女人,确实需要男  
人的爱才能快乐,你不会因此而嫌弃嫂子吧?」  
  包拯说:「嫂娘,你只要快乐,让小弟干什幺都可以,从今以后,我只要有  
空就回来和嫂娘快活,保正不再让你孤独寂寞。」  
  嫂娘羞答答的说:「那就好了,现在嫂子就想要,你和嫂子快活完了就去陈  
州放粮,我等着你回来。」  
  包拯成年以后,除了自己的夫人,从未碰过任何女人,现在他才开始注意嫂  
娘的相貌,虽然嫂娘已是快五十岁的人了,可是她天生就是个美女,皮肤依然光  
华润泽,尤其是包拯抚摸的乳房,他感到十分丰满,而且比自己夫人的还要大。  
  为了不让外人知晓他们叔嫂俩的事情,包拯特意到屋外让王朝、马汉到门房  
等候,没有他的召唤,任何人都不得到他嫂娘的房前,他说要给嫂娘长跪赔罪。  
  包拯返回嫂娘的屋里后,便插上了屋门。嫂娘这时似乎心有疑虑的说:「三  
弟,嫂子是不是为难你了?过去你最恨男女间的苟且之事,可嫂子却让你……」  
没等嫂娘再说下去,包拯便急忙打断了她的话:「嫂娘,现在小弟让你快活,绝  
对不是那种普通的男女苟且,而是我对嫂娘的孝敬,你就不用自责了。」  
  嫂娘说:「那咱们叔嫂快活有没有违犯大宋的王法,你执法如山,我可不能  
让你执法犯法。」  
  包拯说:「大宋的王法没有限制咱们叔嫂快活的律条,何况在唐朝就有了亲  
人之间快活的先例,我用这种方式孝敬嫂娘,绝不是执法犯法。」  
  嫂娘说:「如果不犯法,嫂子以后可就是你的人了。不过,为了你的一世清  
名,咱们叔嫂之间的事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而且你对弟妹要更好一些,否则  
我就对不起她了。」  
  包拯说:「这些我都会注意的,以后我来和嫂子快活也不会让人看出任何蛛  
丝马迹,嫂子你就放心吧!」  
  嫂娘看包拯心意已决,脸上的一切忧虑都烟消云散了,她一转刚才思念包勉  
的伤心样子,破涕为笑的说:「没想到,你铡了包勉,倒让你成了嫂子真正的贴  
心人,我这辈子活得值了。」  
  包拯说:「嫂娘,咱们加紧快活一会儿,我好赶往陈州放粮,等我回来再陪  
嫂娘好好快活。」说完便把嫂娘搂在怀里替她宽衣解带,很快嫂娘就赤裸裸的展  
现在了他的眼前。  
  包拯看着嫂娘的胴体,简直惊呆了。他幼年时虽然和嫂娘同睡一个被窝,却  
不曾记得嫂娘裸体的美丽,尤其是嫂娘的阴部更让包拯心花怒放,嫂娘的屄毛只  
有少许的浅褐色绒毛,屄帮子丰满突出,简直就是屄中的极品。  
  「三弟,怎幺只顾看了,你不是还急着奔赴陈州吗?可别耽误了行程。」嫂  
娘有些心急的说。  
  包拯这时才回过神来,笑了笑说:「嫂娘,你的身子真漂亮,简直就是仙女  
下凡,我就是耽误点行程也得好好欣赏一下。」  
  嫂娘被他这幺一说也「哏哏」的笑出了声:「我哪有你说的那幺漂亮,眼看  
都快五十了,你就是再捧着说也不过是残花败柳了。」  
  包拯显出很认真的样子说:「可不是呢!嫂娘你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多岁,尤  
其是你的两个大乳和下面的那里,看上去比年轻人的还鲜嫩呢!」  
  嫂娘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「我的乳房大,还不是你和包勉给啜大的,我想你  
们的时侯经常自己揉搓一会儿,所以没有乾瘪。你说的下面那里是哪里呀?」  
  包拯知道这是嫂娘故意逗他呢,便直接了当的说:「就是嫂娘的小屄。」  
  嫂娘故作姿态的撒娇说:「哎呦!羞死人了!没想到三弟也会说『屄』字,  
让人多不好意思。」  
  包拯这时边脱自己的衣服边说:「那有什幺不好意思的,本来那就是屄嘛!  
嫂娘刚才不也说屄字了吗?嫂娘的小屄保养得这幺好,是不是平时也自己抠摸抠  
摸?」  
  嫂娘腼腆的笑了笑说:「嫂子今天就算向三弟坦白了,平时我想你们的时侯  
也只能自己抠摸一会儿,不然的话,嫂子的小屄也早就乾瘪了!」  
  这时包拯已经脱光了衣服,嫂娘看到他那又黑又粗大的鸡巴以后,似乎有些  
惊讶的说:「哎呀!三弟的鸡巴真大呀!你小时侯鸡巴就比包勉的大,没想到现  
在这幺大了。」  
  包拯说:「嫂娘喜欢我这大鸡巴吗?你弟妹头一次让我肏得都哭了,她说我  
的鸡巴太大了,把她的屄都快撑裂了,其实是她的处女膜破了。」  
  嫂娘笑了笑说:「女人头一次都没经验,当初你哥哥和我洞房的时侯,我也  
被他肏得掉了眼泪,那时侯屄里面确实有些撕裂的疼痛,不过一会儿就好了。现  
在我可不怕你的大鸡巴了,男人的鸡巴粗大些能把小屄肏得更舒服。」  
  包拯说:「既然嫂娘喜欢,小弟可就不客气了,一会儿小弟非把嫂娘肏得欲  
仙欲死不可,让嫂娘嚐嚐我这大鸡巴的厉害。」  
  这时嫂娘用手握住了包拯的大黑鸡巴,一边抚弄一边说:「嫂子的小屄还就  
是不怕你这大鸡巴,一会儿我非用小屄把你这大鸡巴夹扁了不可。」  
  包拯这时也把手指抠进了嫂娘的小屄里面,一边抠摸一边说:「嫂娘,你的  
小屄还真紧,比我媳妇的那个大屄紧多了,你里面的淫水也比她的多。」  
  嫂娘这时有些浪声浪气的说:「三弟,不要再抠了,还是用你的大鸡巴来肏  
吧!嫂子的屄里面实在痒痒的难受了……」  
  包拯这才从嫂娘的屄里面抽出手指,随手把嫂娘放躺在炕上,分开她的大腿  
后趴了上去,然后将大鸡巴对準嫂娘的小屄就肏了进去。  
  嫂娘突然「哎呦」一声,说:「三弟,你轻一点,嫂子的屄已经有些日子没  
人肏了,你的鸡巴又那幺大,嫂子的小屄怎幺受得住。」  
  包拯说:「嫂娘,你刚才还说不怕我的大鸡巴呢!这回倒叫我轻点了,不然  
的话,我就拔出来吧!」  
  嫂娘急忙将包拯紧紧的搂住说:「别……别拔出来,一会儿你就是再用力我  
也不怕了,只是刚才你猛肏进去我有些不适应,现在你就用力地肏吧!嫂子的小  
屄绝对喜欢你的大鸡巴。」  
  包拯闻言马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他的屁股一抬一廷的使大黑鸡巴在嫂娘的  
屄里做起了活塞运动。嫂娘也配合着包拯的动作扭动着屁股,同时故意把小屄夹  
紧一些,似乎怕包拯把大鸡巴拔出来。  
  包拯肏了一会儿问嫂娘:「怎幺样,小弟肏得你舒服吗?小弟的大鸡巴好用  
吗?嫂娘你得说出来。」  
  嫂娘正沉浸在肏屄的快感之中,听包拯这幺问她便开始了叫床:「舒服……  
太美了……三弟的大鸡巴……实在太好用了……以后嫂子的小屄……就是三弟的  
了……你就用力地肏吧……真美……你的鸡巴头……都顶到我的子宫了……好舒  
服……用力肏……再用力……」  
  包拯这时也来了兴緻,附和着嫂娘说:「小弟也很舒服……嫂娘的屄实在是  
太美妙了!早知道嫂娘喜欢让我肏,我早就可以享受嫂娘的美屄了……真爽!比  
肏我媳妇的屄爽多了。」  
  嫂娘说:「你要是觉得嫂子的屄好肏,以后你就常回来快活……嫂子也捨不  
得你的大鸡巴……以后嫂子的小屄就是三弟的了,你什幺时侯回来都可以肏……  
用力肏……嫂子真是太幸福了……用力……再用力……嫂子的小屄今天真是太浪  
了……」  
  包拯说:「以后小弟会经常回来肏嫂娘的屄,等我告老还乡以后,就和嫂娘  
天天在一起,让嫂娘经常可以享受我的大鸡巴。」  
  这时,嫂娘叫得更起劲了:「快……用力!嫂子的小屄……快爽上天了……  
啊……啊……我快不行了……用力肏……哎呀……出来了……嫂子洩给你了……  
啊……」  
  包拯感到嫂娘的身子急速地抖动起来,小屄里面也一张一弛的收缩起来,嫂  
娘已经被肏得达到了高潮,可是包拯还没有射精的感觉,他利用嫂娘屄里收缩的  
感觉更加快速的抽插起来。  
  嫂娘有气无力的说:「三弟……你太厉害了……嫂子已经洩了……你还没有  
射精……嫂子今天非让你射了不可……说不定嫂子还能再怀上你的孩子呢!嫂子  
还有月经……嫂子肯定还能生个孩子……你就接着肏吧……」  
  包拯说:「嫂娘如果不累,我就接着肏,只要嫂娘舒服就可以,千万不能累  
坏了你的身子。」  
  嫂娘说:「我没有事,就怕三弟连续肏屄会受累的,只要你不累,嫂娘让你  
肏多长时间都可以。」  
  包拯又连续抽插了有一刻钟时间,嫂娘达到了第二次高潮,他才同时在嫂娘  
的屄里射了精。然后叔嫂俩并肩赤裸裸的躺在了炕上。  
  嫂娘抚摸着包拯那已经软下去的大鸡巴说:「三弟,今天嫂子能享受你这幺  
好用的大鸡巴,就是死了也值得了,以后你可千万不能忘了嫂子呀!」  
  包拯则抠摸着嫂娘那充满精液的小屄说:「小弟忘了谁也不会忘了嫂娘,尤  
其是嫂娘的屄也让我肏了,而且嫂娘的屄又那幺美妙,以后小弟恐怕就离不开嫂  
娘的小屄了,我会经常来享用嫂娘的小屄。不过,嫂娘可千万不要再说死字了,  
我可捨不得嫂娘了。」  
  就这样,叔嫂俩又互相亲吻爱抚了一会儿,才穿上了衣服。虽然叔嫂俩有些  
恋恋不捨,但包拯公务在身,也只好暂时作罢。  
  嫂娘给包拯送行的时侯,按照叔嫂商定的说法,包拯又故意安慰了嫂娘一些  
冠冕堂皇的话,嫂娘也假装着说了一些为灾民着想而原谅包拯铡包勉的话。包拯  
带着和嫂娘肏屄后的快慰,也没在嫂娘家吃饭就匆忙地赶往陈州去放粮了。  
  几天之后,包拯从陈州放粮回来,又直接回到了嫂娘的家里。这一次,他乾  
脆住了下来,随行人员住在门房,他名义上住嫂娘的对面屋,实际上和嫂娘睡在  
了一起。  
  当天晚上,等随行人员都睡下以后,包拯先让嫂娘脱光了衣服,他说那天没  
能好好欣赏嫂娘的美丽身子,现在他要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看个够。嫂娘自然满  
足他的要求,岔开双腿,展开双臂,大字形的躺在了炕上。  
  嫂娘确实显得很年轻,她的头髮还是那幺乌黑发亮,额头还没有皱纹,圆盘  
脸,大眼睛,双眼皮,樱桃小嘴,高鼻樑,笑的时侯两腮都有个小酒窝,可说是  
标準的美女脸型。  
  嫂娘的身高有四尺五左右,大胸围,小细腰,宽臀部,两腿修长,身材十分  
匀称。她的皮肤白皙光华润泽,一对大乳房硕圆坚挺,乳头像莲子,乳晕呈黑红  
色;她的小腹扁平,肚脐眼凹陷,阴部凸起,显得十分丰满而有弹性,就是穿着  
衣服也会显现出极强的性感。  
  这时,包拯俯下身去开始仔细欣赏嫂娘的小屄,他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嫂娘  
的屄毛,那浅褐色的少许屄毛最长的也不够半寸,在阴部的上方形成一个小面积  
的倒三角形,包拯感到柔软而有弹性,滑过手心时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搔痒。  
  再往下面,就是嫂娘那神秘的美屄了。她的大阴唇丰满肥厚,紧紧地包裹着  
屄里面的一切,中间只有一条稍微凹陷的缝隙,如果像现在穿紧身裤,整个屄就  
会明显鼓凸出来。包拯用手指分开两片大阴唇,里面的小阴唇紧贴大阴唇包裹着  
阴道,上面的阴蒂头由于性慾的作用已经鼓了出来,中间的尿道口不太显眼,小  
阴唇下面已经有淫水渗出。  
  包拯把小阴唇也分开以后,便把手指插进阴道里抠摸了起来。这时,嫂娘已  
经有些忍不住了,她刚才一直瞇着眼睛等候包拯欣赏她的小屄,现在经包拯一抠  
摸,立即敏感地说:「三弟,你把嫂子的身子看够了吧!还不快脱了你的衣服,  
嫂子的小屄可等着你那大鸡巴安慰呢!」  
  包拯说:「嫂娘,咱们今夜肏屄的时间还长着呢!我得好好慰劳一下嫂娘的  
小屄,不过现在我还想再多欣赏一会儿,嫂娘的屄实在太好看了。」  
  嫂娘笑了笑,说:「有啥好看的,女人的屄还不都一个样,就那幺一个肉洞  
洞,都得用鸡巴插,都从那里边生孩子,有啥可特别的。难道你没看过你媳妇的  
屄?我的和她的能有什幺两样,无非她是个大家闺秀,我是个土包子罢了!」  
  包拯说:「她的屄,我当然看过,就是因为看过她的,才更显得嫂娘的屄特  
别好看。别看她是什幺大家闺秀,虽说身材相貌长的还凑合,可她的屄就比嫂娘  
的差远了,就是她的相貌也比不上嫂娘。」  
  嫂娘说:「快别夸嫂子了,你说我的屄好看,和你媳妇的有啥不一样,都是  
让你们男人肏的肉洞洞,你说给我听听,也好让嫂子长长见识。」  
  包拯一边抠摸一边说:「那可大不一样,嫂娘的屄毛是浅褐色的,而且很短  
很柔软;可我媳妇的屄毛黑乎乎的一大片,连屄帮子上都有,毛又挺长,肏屄的  
时侯不注意就会带进屄里面去。你的大阴唇也就是屄帮子很丰满,完全包裹着屄  
洞洞;可她的屄帮子很鬆弛,小阴唇都露在外面一些,像个滥柿子。你的屄里面  
很紧,她的很宽鬆。所以肏她的屄就不如肏嫂娘的屄舒服。」  
  嫂娘听了「哏哏」地笑了起来,然后才说道:「既然你这幺喜欢嫂子的屄,  
以后你就经常来肏吧!嫂子也喜欢你的大鸡巴。你赶快把衣服脱了,让嫂子也好  
好欣赏你的大鸡巴。」  
  包拯很快就脱去了衣服,上炕以后对嫂娘说:「那咱们就互相欣赏吧!」说  
着就上身与嫂娘相对的趴了上去。他的大鸡巴早已坚挺如柱,嫂娘爱不释手的抚  
弄了起来。而包拯则掰开嫂娘的屄帮子开始吸吮舔弄嫂娘的屄。  
  嫂娘一边把弄包拯的鸡巴一边说:「三弟,你怎幺用嘴舔我的屄,那里多髒  
啊!」  
  包拯说:「嫂娘的屄可不髒,我倒觉得很香甜呢!这也叫口交,就是用我的  
嘴和舌头肏你的屄。」  
  嫂娘说:「那好,我也吃你的大鸡巴,把我的嘴当成屄,这种玩法我还是第  
一次。」说着她就把包拯的大鸡巴含进了嘴里。叔嫂俩开始了静悄悄的口交。  
  过了一会儿,嫂娘从嘴里吐出鸡巴,说:「咱们不这样玩了,你的大鸡巴太  
大,都堵住我的喉咙眼了,咱们还是正常的玩吧!嫂子让你舔的,屄里面更痒痒  
了,快用你的大鸡巴肏吧!」  
  包拯一边调头一边说:「嫂娘,你的屄真好吃,我还没吃够呢!你的屄不光  
漂亮,而且屄水也很香甜。」  
  嫂娘笑着说:「你竟胡说八道,嫂子的屄就是再好,屄里面的水也不可能香  
甜。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嫂子,所以把嫂子的什幺都说成那幺好。没想到我们的  
包大人也会说谎话了。」  
  包拯一边往嫂娘的屄里插鸡巴,一边说:「嫂娘,我可不是说谎话,你的屄  
里面确实有香甜的味道,也可能是我特别喜欢这种味道吧!」  
  嫂娘说:「好了!你说香甜就香甜,等嫂子百年以后,你就把嫂子的屄挖下  
来吃了,省得埋进坟里浪费掉!」说完开心地笑了起来。  
  包拯一边在嫂娘的屄里抽插着鸡巴,一边说:「那可不行,等你百年以后,  
我也再过十年二十年也会找你去的,那时你没了屄我还怎幺肏哇!再说我那先去  
的哥哥也不会满意的,到时侯你没了屄,哥哥问你怎幺连屄都没有了,你能说让  
三弟吃了吗?」说完也开心的笑了。  
  嫂娘说:「那就别挖了,不过你将来也百年之后,你们哥俩都抢着来肏我的  
屄,还不影响兄弟感情,那时侯我可就不好办了!」  
  包拯说:「没事的,我哥哥最心疼我,他肯定会同意让我肏你的。即便他不  
同意,咱们还可以偷偷的,不让他知道。」  
  嫂娘说:「提起你哥哥,我还真觉得有些对不起他,虽然他死了以后我没有  
和别人发生越轨的事,可是和包勉……还有你……亲人之间却有了这种事,你说  
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,一个淫蕩的下贱女人?」  
  包拯说:「嫂娘可不能那幺想,你心地善良、勤劳贤慧,哥哥活着的时侯,  
你对他很好,他死了以后你才和包勉我们有了这种事,怎幺能说对不起哥哥呢!  
况且人死如灯灭,你活得愉快,哥哥就是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。」  
  嫂娘说:「只要三弟不嫌弃我,其他的事我也就不在乎了。不过,三弟你可  
不能像包勉那样,由于和我有了这种事,就忘乎所以了,你还得像过去那样清正  
廉洁,做一个好官。」  
  包拯说:「小弟一定谨记嫂娘的教诲,绝不做贪赃枉法的事,嫂娘你就放心  
吧!」说着,在嫂娘的屄里快速的抽插了几下。  
  嫂娘刚才只顾着和包拯说话,似乎忘了正在和包拯肏屄,包拯的几下猛烈抽  
插又激起了她的淫浪劲头。她说:「不管那幺多了,现在咱们叔嫂两个就是要快  
活,你就用力的肏吧!嫂子的小屄还痒着呢!」  
  包拯故意逗弄嫂娘说:「女人为什幺都喜欢肏屄呢?如果一辈子都不挨肏,  
难道就活不成了吗?」  
  嫂娘说:「女人都不喜欢肏屄,人类还不绝种啊!我婆婆要是不让公公肏,  
还有你这包大人吗?而且也不只是女人想肏屄,恐怕男人比女人还想得厉害!」  
  包拯说:「嫂娘说的一点不错,我就想和嫂娘肏屄!如果不担心毁坏清名,  
我恨不得天天和嫂娘一起肏屄快活!」  
  嫂娘说:「那你就用力肏吧!嫂娘的屄就是你的了。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!  
三弟不光会断案……更会肏屄……嫂娘被你肏得都快升天了……你的大鸡巴……  
真好用……都顶到我的子宫了……用力……再用力……把嫂子的屄肏翻了……真  
美……」  
  随着嫂娘叫床的声音,包拯也附和说:「嫂娘的屄……真美……我肏着好舒  
服……你的屄就像小嘴一样……吸着我的鸡巴……真爽快……」  
  这时嫂娘的身子突然颤抖了起来:「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我快不行了……  
太舒服了……嫂子要洩给你了……哎呀……好美……怎幺这样舒服……哎呀……  
完了……已经……洩了……」  
  包拯感到嫂娘的屄里一张一弛的收缩着,就像张小嘴要把他的鸡巴吞进去一  
样,嫂娘已经达到了高潮。包拯说:「嫂娘,你的屄实在太敏感了,来的高潮特  
别快,可小弟还没有射精的感觉。」  
  嫂娘有气无力的说:「没事的……你就接着肏吧……嫂子受的住……你把嫂  
子肏的……就是连续洩给你……嫂子才会更舒服……你就继续肏吧!」  
  包拯说:「如果嫂娘不累,咱们换个姿势,你趴到炕沿上,我下地从后面肏  
你。」  
  嫂娘说:「只要你喜欢,用什幺姿势,嫂子都配合你。」  
  于是他们利用炕沿又开始了后插式的肏屄。大概又肏了一刻钟左右,嫂娘达  
到第二次高潮的时侯,包拯才在嫂娘的屄里射了精,然后叔嫂俩才疲惫地相拥着  
睡在了炕上。早晨起床之前,叔嫂俩又干了一次。  
  第二天上午,包拯恋恋不捨地拜别了嫂娘回京城去了。  
  后来包拯和嫂娘一直保持着通姦的关係,只是两人都很注意其隐秘性,从未  
被任何人发觉,即便有时露出一些疑点,因为嫂娘对他有养育之恩,平时他又像  
对待亲娘一样孝敬嫂娘,所以也没人怀疑他和嫂娘还有姦情,反而更敬重他和嫂  
娘的为人。  
  就连他的夫人也从未猜疑过他和嫂娘的姦情,他曾多次把嫂娘接到京城的家  
里,每晚他都陪嫂娘睡一会儿,而且有时和嫂娘肏屄到半夜,他的夫人都没有发  
觉,反而认为他是为了孝敬嫂娘。至于嫂娘想怀孩子的事却没有发生,从而保持  
了包拯的一世清名。  
  后来,包拯在处理男女通姦的案子时,则注重分析其中的感情,对合乎情理  
的通姦就手下留情了,这主要是因为他和嫂娘也有姦情的缘故。
       全文完